首页 > 女生 > 幻想言情 > 公主在上:国师,请下轿
公主在上:国师,请下轿 沧海太华
71.80万 字 总点击 0 推荐票 0

(双洁,双强,双宠,双黑)  红酥手,血金钉,小拳拳捶碎所有胸口,雌雄不能辨。  锦皮靴,金锁链,炎阳火映芙蓉面,嘴馋腰软,黑心帝王莲。  劫烬琴,蟒龙鞭,倾城之吻,一怒堕仙。  白衣褪,江山聘,猩红花雨,妖颜惑世,身披无尽黑暗,破碎云之巅。  ——  世间有三不可:不可见木兰芳尊执剑,不可闻太华魔君抚琴,不可直面胜楚衣的笑。  很多年前,木兰芳尊最后一次执剑,半座神都就没了。  很多年前,太华魔君阵前抚琴,偌大的上邪王朝就没了。  很多年后,有个人见了胜楚衣的笑,她的魂就没了。  ——  这一世,萧怜已厌倦杀戮,只想专心把包子拉扯大,女扮男装做个纨绔皇子,带着她的成群妻妾,过过奢侈糜烂、欺男霸女、杀人放火的美好生活。  可是自从包子她爹回来,她的人生就再也没有消停过。  千丈崖边,木兰树下,咚落了一树繁花,“怜怜,你就从了吧。”  “最高的名分,最重的聘礼,最大的婚典,最强的男人,少一样宁死不从。”  男人祸世妖颜,灿然一笑,咬牙切齿道:“小家伙儿,你等着!”  转眼间,百万大军,千里红妆,一路打上神皇殿。  “千万不能让他重新执剑!”十二圣尊迫于淫威,当了证婚人。  江山为聘。  四大王朝,你的!神皇之位,你的!  你,我的!  萧怜终于被摁了头,拜了天地。  新婚之夜,洞房花烛,一个在帐外莫名其妙,一个在帐内瑟瑟发抖。  “怜怜,现在一切都顺你的意了,为何还要拒我于千里之外,你到底在怕什么?”  萧怜再也无处可逃,缩在床角,生无可恋地看着投在帐子上的高大的身影,想起三年前制造包子的那个残暴夜晚,浑身没法抑制地哪哪儿都疼!  胜楚衣,老纸怕什么难道你心里没点逼数?【花絮1】  前世:  “叔叔,等我长大了,你可愿做我的夫君?”  “阿莲,你是圣女,是未来的神皇,不需要有夫君,也不可以有夫君。”  今生:  天明时分,胜楚衣悄然起身,一叶扁舟,顺江而下,白衣纵酒,相思了无痕。  没走多远,就被圣朝舰队死死拦住去路,百门神机大炮齐齐瞄准。  主舰上的女子咆哮:“胜楚衣,你特么睡了本皇就想跑,哪有那么便宜的事!”  【花絮2】  某君:“看见那座城楼了吗?我小时候经常爬上去玩,那时候刚刚建好,一切都是新的。”  某女假装很认真地听了一会儿,下楼去给了卖桂花糕的一锭金子,“大叔,那座城楼,有多少年了?”  大叔眯着眼看过去,“那个是本城最古老的城楼,至少三百年了。”  啪!一包桂花糕糊在某君脸上,“胜楚衣你个老不死的!三百多岁了,还敢骗婚!”

书友评论
(双洁,双强,双宠,双黑)  红酥手,血金钉,小拳拳捶碎所有胸口,雌雄不能辨。  锦皮靴,金锁链,炎阳火映芙蓉面,嘴馋腰软,黑心帝王莲。  劫烬琴,蟒龙鞭,倾城之吻,一怒堕仙。  白衣褪,江山聘,猩红花雨,妖颜惑世,身披无尽黑暗,破碎云之巅。  ——  世间有三不可:不可见木兰芳尊执剑,不可闻太华魔君抚琴,不可直面胜楚衣的笑。  很多年前,木兰芳尊最后一次执剑,半座神都就没了。  很多年前,太华魔君阵前抚琴,偌大的上邪王朝就没了。  很多年后,有个人见了胜楚衣的笑,她的魂就没了。  ——  这一世,萧怜已厌倦杀戮,只想专心把包子拉扯大,女扮男装做个纨绔皇子,带着她的成群妻妾,过过奢侈糜烂、欺男霸女、杀人放火的美好生活。  可是自从包子她爹回来,她的人生就再也没有消停过。  千丈崖边,木兰树下,咚落了一树繁花,“怜怜,你就从了吧。”  “最高的名分,最重的聘礼,最大的婚典,最强的男人,少一样宁死不从。”  男人祸世妖颜,灿然一笑,咬牙切齿道:“小家伙儿,你等着!”  转眼间,百万大军,千里红妆,一路打上神皇殿。  “千万不能让他重新执剑!”十二圣尊迫于淫威,当了证婚人。  江山为聘。  四大王朝,你的!神皇之位,你的!  你,我的!  萧怜终于被摁了头,拜了天地。  新婚之夜,洞房花烛,一个在帐外莫名其妙,一个在帐内瑟瑟发抖。  “怜怜,现在一切都顺你的意了,为何还要拒我于千里之外,你到底在怕什么?”  萧怜再也无处可逃,缩在床角,生无可恋地看着投在帐子上的高大的身影,想起三年前制造包子的那个残暴夜晚,浑身没法抑制地哪哪儿都疼!  胜楚衣,老纸怕什么难道你心里没点逼数?【花絮1】  前世:  “叔叔,等我长大了,你可愿做我的夫君?”  “阿莲,你是圣女,是未来的神皇,不需要有夫君,也不可以有夫君。”  今生:  天明时分,胜楚衣悄然起身,一叶扁舟,顺江而下,白衣纵酒,相思了无痕。  没走多远,就被圣朝舰队死死拦住去路,百门神机大炮齐齐瞄准。  主舰上的女子咆哮:“胜楚衣,你特么睡了本皇就想跑,哪有那么便宜的事!”  【花絮2】  某君:“看见那座城楼了吗?我小时候经常爬上去玩,那时候刚刚建好,一切都是新的。”  某女假装很认真地听了一会儿,下楼去给了卖桂花糕的一锭金子,“大叔,那座城楼,有多少年了?”  大叔眯着眼看过去,“那个是本城最古老的城楼,至少三百年了。”  啪!一包桂花糕糊在某君脸上,“胜楚衣你个老不死的!三百多岁了,还敢骗婚!”
最新章节 :   第2章 双帝追妻2 抓回去生孩子 更新时间 : 2021-06-18 20:32

同类推荐
  • 天才萌宝糊涂妈咪

    作者 : 月姑凉

    他,腹黑冷漠的霸道总裁,在商场上运筹帷幄,叱咤风雨,却被人设计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女人一夜翻云覆雨,而那女人居然还把他当成牛郎,华丽的留下几张百元大钞。

  • 毒妻不下堂

    作者 : 石欢

    上辈子,严清歌体肥,腿瘸,多病。 但她只恨自己眼瞎!错认了丈夫和庶妹这对狗男女,被剖腹取子,惨淡而终。 重生后,她瘦,她美,她白,她富。 唯一剩下的就是报仇了。 可是,那个她快意恩仇时,总是跑出来的炎小王爷,是怎么回事? 炎小王爷:女人,你有仇,爷当天就给你报了!快跟我回家生孩子去。 严清歌:雅蠛蝶!

  • 纵横五千年

    作者 : 优柔寡断982692

    想死死不掉,飞升升不了,就这样,江鱼死皮赖脸的活了五千年……新书火爆连载

  • 异能鲜妻:凌少,太生猛

    作者 : 木木老怪

    一次意外的重生。她来到这个完全陌生的世界,却苦逼的没有第一时间继承原主的记忆。  看着眼前惊为天人的男子,苏灵含惊愣  “你是谁?”  男子邪魅一笑:  “我是你未婚夫”  “哈?对不起,我失忆了,你现在只是个陌生人。”  “没关系,一回生,二回熟,你若想现在就深入了解一下彼此,我也乐意配合”  “流氓”  “我只是你一个人的专属流氓。”  苏灵含咬牙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