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一胎二宝:战神娘亲飒爆全大陆

正文 第四百九十六章 饶了我吧

  叶宛月抱着怀中的孩子,轻轻地摇晃着,亲吻着。

  她像是没看到面前站着的雨晴,也似乎是看到了,选择忽视。

  雨晴忍不住,再次开口:“皇后娘娘真的是好雅兴呀,和皇上的日子,过的还真开心呢?”

  “你为什么来这里?”叶宛月反问道。

  雨晴的眼眸之中多了一层复杂的神色,她看着叶宛月:“所以皇后娘娘您不想让我来这里吗?”

  “是咱们已经恩断义绝,此生不复相见了,再来有什么意思?”

  “皇后娘娘果然是绝情,说没有关系便没有关系了,您想要甩掉我,便可以转身潇洒的甩掉了?”雨晴反问着。

  叶宛月的嘴角,挂着一抹凉薄的轻笑:“雨晴,从始至终,都不是我想要将你甩掉的。”

  “有些事情,或许可以原谅,但是有些事情,此生不能原谅,你所做的事情,就是后者。”

  她的声音很轻,但是所说出口的每字每句,都让雨晴的内心徒然颤抖着。

  雨晴知道,现在就算自己去说再多的话,也不能改变叶宛月心中,她的形象了。

  甚至,雨晴也不想折腾了。

  “谷主,我这次前来,为了什么,您知道吗?”雨晴的声音,很是哀凉。

  叶宛月问:“为什么?”

  “我想再看你一眼,想看看你和夜公子所生的孩子,长得什么模样。”

  就如此简简单单的几个字,便将雨晴的内心,诉说的一清二楚。

  叶宛月听着雨晴这样说,居然也开始有些心软。

  他们之间,一起走过的那些风风雨雨。

  似乎这一切,都在转瞬之间,在叶宛月的眼前飘散而过。

  这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在朝着当初谁也没曾预料到的方向,努力发展着。

  小公主是被叶宛月紧紧地拥抱在怀中的。

  但叶宛月却没有将孩子给雨晴看看的意思。

  反倒是直接放在了床上。

  而叶宛月却起身,朝着雨晴徐徐走来。

  叶宛月的眼眸之中,全都是烈火灼烧过之后的,平淡和漠然。

  “雨晴,既然你都已经走了,那就不应该再次回来的,知不知道?”叶宛月清冷的声音淡淡说着。

  雨晴不甘心:“我是走了,但是我想要做成的事情,从来没有成功过。”

  “那是你的事,跟我无关,但是你今日来这里找我,便是将这件事跟我牵扯在了一起。”

  “就算跟你牵扯在了一起,又能怎么样呢,你别忘了,之前咱们……”

  “打住,之前是之前,现在是现在。”叶宛月直接打断了雨晴。

  然后,她又开始轻声诉说:“当初你做出选择的时候,就应该知道,会面临这样一天的。”

  “既然当时你选择的时候没有觉得可怕,那现在,也便不要后悔。”

  叶宛月那坚决的态度,根本不留个雨晴任何反悔的机会。

  雨晴的眼眸之中,多了些许的复杂和贪念。

  她到底是了解叶宛月的。

  知道叶宛月这个人的做事方式和风格。

  似乎在经历了一些的心里挣扎之后,雨晴终于做出了选择。

  她扑通一声直接跪在了地上,然后,忍不住的泪眼婆娑:

  “谷主,我知道,我知道我现在这样回来找您,您也是不会原谅我的,但是我还是想说,这些年,我真的对您忠心耿耿,夜公子的那件事,是我鬼迷心窍了,但是,但是那我真正的是不受控制的。”

  “不受内心的控制,就在我爱上那个人的那一瞬间,我整个人都不受控制了。”

  雨晴一边说着,一边哭泣着。

  然后,她顿了顿,又道:“但是谷主,您知道我的,您是了解我的,所以我真的从不说谎,您是明白的。”

  “我对夜公子,当初喜欢也是真的喜欢,现在没什么感觉了,也是真的没感觉了。”

  “夜公子摇身一变,成了天郡的皇上,这一点出乎我的预料,但是也不能改变,我已经不喜欢他的事实了。”

  “所以,你放心。现在我回来是为了你,而不是为了他。”

  “谷主,我是真的,想念你了,我想念那些我们在一起的日子。那是我们一起走过的最幸福的时光。”

  雨晴苦口婆心说着。

  这期间叶宛月并没说话,而是就这么静静地听着。

  她看着雨晴的眼眸,后来才缓缓开口:“我们回不到过去了。”

  雨晴并没有想到,叶宛月居然会如此坚决,更加没想到事情并没有按着他预想的轨迹发展。

  雨晴不甘心。

  她干脆在叶宛月的面前,直接跪下来:“谷主,我知道错了,而且这段日子,我在外面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求求你看在之前,我一直陪在您身边的份上,饶了我吧。”

  叶宛月顿时觉得,眼前所出现的这一切,真的非常可笑。

  “饶了你?雨晴,你难道不知道,我让你离开我,彻底的远离我,才是真的饶恕吗?”

  她看着雨晴的眼睛,第一次,叶宛月在提及到这件事的时候,眸底尽是辛酸的怜悯。

  雨晴能看得出来,叶宛月对自己还是有点旧情义的。

  但更是能看得出来,即便是有眼下的这些旧情义,但叶宛月的态度,依旧是非常坚决的。

  这份坚决,雨晴并不喜欢。

  甚至雨晴觉得,自己看到了希望。

  雨晴继续说:“我知道谷主是对我手下留情的,当初出了那种事情,您并没有选择对我严惩,而是让我走了。”

  “可是谷主,您不明白,虽然在您的心中,放我离开便是你意义上的饶恕。”

  “但是对于我而言,离开你的日子,才是真正的生不如死的日子。”

  “我一个人在陌生的地方飘荡,我看到别人,就会想到你,我的心好痛,好想再次回到咱们之前的时候。”

  “您放心,我会像是之前那般,好好的在您的身边伺候您,并且还会像是之前那般,疼爱小辰小乐,更会好好对待刚刚出生的小公主。”

  雨晴的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淌着。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彼此之间,真的是那般的情深意切。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