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综漫从和五河士道抢妹子开始

正文 第三百七十九章 幻想篇章——乡野生活

  爱丽丝的沉默,让优吉欧也说不出话语来,感受着秋日的阳光洒在身上。

  看着坐在轮椅上眼眸半垂,紫眸晦暗的林木,爱丽丝忍不住伸出手怜爱地摸了摸他的脸颊,抚了抚垂在脸侧的银色长发。

  ……

  半年前,结束那一战之后,唤醒了库尔贝利,并将重整整合骑士的工作交给他后,爱丽丝带着林木,和优吉欧带着桐人,分别骑乘着她自己和林木的飞龙,来到了这座村庄。

  但是,几人并不被他们的故乡所接纳,原因是——“这座村子,容不下罪人。”

  爱丽丝的父亲——村长,是这么说的……

  之后,他们就只好在村子外,以前几人的秘密基地这里,自己动手,在村里优吉欧认识的那位前伐木工的帮助下,建造了两栋房子。

  虽然简陋,但却很坚固。

  爱丽丝觉得,虽然清贫,但日子过的也还算舒心。

  至少,最爱的人就在身边,最好的朋友,就在隔壁。

  如果零和桐人能够醒过来,那就更好了,那样的话,就这样在这里过一辈子,她也会很开心的。

  ……

  不知不觉间,太阳,或者说索鲁斯已经高高挂在头顶,这也代表着一天中的正午到来了。

  爱丽丝拿出便当,分给优吉欧和桐人两份后,开始给林木喂食。

  而同样的,优吉欧也先讲食物喂给桐人。

  没有神智的两人吃的都很慢,不过是凭借肌肉记忆来进行咀嚼进食罢了。

  但爱丽丝和优吉欧都足够耐心。

  将两个病人喂好,健康的两人这才开始自己进食。

  然后又这样一直坐到了下午三四点的样子,四人才和上午一样,闲逛般地回去。

  路上遇到了刚好要来找爱丽丝的赛鲁卡.滋贝鲁库,即爱丽丝的妹妹。

  一番交谈后,原来是村里人要找爱丽丝和优吉欧帮忙处理开垦荒地遇到的树木。

  然后队伍就从四人变成了五人,路线也从回木屋改成了前往开垦地。

  走到森林尽头,眼前变成一大片等待收割的麦田。

  随风摇曳的沉甸甸麦穗后方,可以看见往上隆起的卢利特村。

  在并列的红色炼瓦建筑物正中央有一处高高突起的尖塔,那里就是赛鲁卡生活的教会。

  赛鲁卡与管理教会的阿萨莉亚修女,都不知道统治人界四帝国公理教会组织的中央圣堂,现在已经是没有主人的空中楼阁。

  但同时也是孤儿院的小教会,目前依然顺利地营运着。

  最高司祭的失踪没让中央圣堂陷入巨大的混乱,也没有对人们的生活产生影响。

  禁忌目录依然发挥着效用,持续束缚着人们的意识。

  不过,面对目前蠢蠢欲动,开始入侵的黑暗领域,这些人真的可以拿起剑来,为了守护人界而战吗?

  只要用公理教会与帝国皇帝的名义下命令,他们就应该会遵从吧。但光是这样,还是无法在跟黑暗军队的战斗中获胜。至少骑士长贝尔库利已经理解到这个难以撼动的事实。

  此刻,爱丽丝的已经是爱丽丝.辛赛西斯.萨蒂的人格开始主导。

  她一边挺起胸膛,承受站在麦田中工作的村民们投射过来交杂着警戒与不安的视线,一边在心中对着自己的剑术师父呢喃着。

  ——叔叔,对生活在人界的人民来说,和平可能不是自己守护,而是永远被赐与的东西。

  ——而让他们变成这样的,一定就是……公理教会、禁忌目录以及我们整合骑士团。

  骑士长贝尔库利在这个时候,一定也在央都圣托利亚为了四帝国军的训练与装备的制造而四处奔走吧。

  说不定已经把军队移动到应该是最大战场的伊斯塔巴利耶斯帝国边境,也就是【东大门】。

  不论是实务上的辅佐,还是开战后的战力,目前都是有越多骑士帮忙越好的状态。

  ——但现在的我……陷入沉思的爱丽丝穿过麦田,来到村子南边的一大片开垦地。

  在被挖起的黑土前停下轮椅,开始眺望广大的土地。

  短短两年前,前方还是规模比爱丽丝他们居住的东方森林还要大的一片茂盛树海。

  但是做为森林主人的那棵高耸入云,并且像无底洞般不停吸取神圣力的【恶魔之树】基家斯西达已经被桐人与尤吉欧砍倒,所以现在村里的男人们都拼了命地开垦农田,赛鲁卡之前对爱丽丝说明过了。

  此刻,优吉欧看着那片地带,神色间不禁带上了怀念。

  仿佛还能看到四个孩童在那片草地上大脑的模样……

  收回思绪,优吉欧看看桐人又看看零,神色有些黯淡。

  开垦地中央残留着巨大的漆黑树墩,南端则有十几名村民奋力挥动着斧头。

  其中的一个角落,可以看见一个挺着大肚子的男人,自己手里没有斧头,但是啰嗦地做出各种指示,他就是村子里最大农场的主人纳伊古鲁·巴尔波萨。

  虽然有点不愿意,但爱丽丝和优吉欧还是把轮椅推进被踩得相当踏实的小径。

  首先注意到一行人往这里靠近的,是坐在刚砍倒的树干上休息的巴尔波萨一族的年轻人们。

  大概是十五六岁的三个人,毫无顾忌地眺望着在金发上绑了头巾的爱丽丝和优吉欧,然后把视线移到坐着轮椅的零和桐人身上。

  小声地互相说了些什么后,就发出低沉的笑声。

  无视这几个人直接通过他们面前后,其中一个年轻人以懒散的声音大叫:“叔叔~来了喔~”

  结果双手叉腰,不停大呼小叫的纳伊古鲁·巴尔波萨就迅速回过头,肥滋滋的圆脸上也露出笑容。

  他大大的嘴巴与细长的眼睛,让人稍微想起元老长丘德尔金。

  但是爱丽丝尽量挤出笑容,并且轻轻点了点头。

  “午安,巴尔波萨先生。我听说您有事找我们……”

  “喔喔、喔喔,爱丽丝,优吉欧,你们来啦。”

  “午好,巴尔波萨叔叔。”优吉欧勉强地打着招呼,他从小就认识这个人,或许对方不记得了,但他却记得,小时候,零和桐人,包括他自己和爱丽丝,都很讨厌这个男人……

  此刻,要人晃动着圆肚子张开双臂靠了过来,原本以为他会抱住自己的爱丽丝摆出警戒姿势,幸好他看见爱丽丝身前的轮椅后似乎就打消了念头。

  纳伊古鲁改为站到右侧边五十限的地方,然后转动巨大身躯,用手指着耸立在森林与开垦地界线上的大树。

  “看得见那棵树吧。我们从昨天早上就开始砍那棵该死的白金橡了,但是就算十个大男人挥动斧头还是只有这么一点进展。”

  他以右手的食指和姆指比出一个小小的半圆。

  树干半径应该有一梅尔半的白褐色巨树,根部牢牢地抓住地面,顽强地抵抗着开垦者们。

  目前也有两名大汉正交互挥动巨大的斧头,但砍进树干的深度大概还不到浅浅的十限。

  脱掉上衣的男人们上半身已经是挥汗如雨。胸口与手臂的肌肉算是浑厚,但平常应该很少握斧头吧,可以看出动作有点僵硬。

  在爱丽丝的注视下,其中一名大汉的右脚打滑,斜斜地砍中了其他地方。

  斧头的柄从中折断,整个人跌坐到地上的男人,随即遭到周围的伙伴毫无顾忌的讪笑。

  “真是的,这个蠢货到底在做什么啊……”巴尔波萨低声咒骂着。

  接着看向爱丽丝和优吉欧道:“照这个样子,光要砍倒这棵树就不知道得花几天了。我们在这里浪费时间的时候,利达克他们那群家伙已经拓展了二十平方米的土地了!”

  一提到规模仅次于巴尔波萨家的富农,纳伊古鲁就踢开脚边的小石子。他原本急促地喷着鼻息,但忽然间就露出满脸笑容,并且以温柔的声音说:

  “事情就是这样,虽然约定好一个月一次,上次是优吉欧帮忙的,这次就拜托爱丽丝你了。”说着,他看向爱丽丝,满脸堆笑。

  压抑住叹息声后,爱丽丝打断了纳伊古鲁的话。

  “我知道了,巴尔波萨先生。”

  像眼前的白金橡一般,排除阻碍开垦的树木或者岩石,就是爱丽丝和优吉欧赚钱的方式。

  当然,这不是正式的工作,只能算是糊口的兼职罢了。

  爱丽丝让优吉欧帮忙照看一下零,然后走向了那棵巨大的白金橡。

  注意到爱丽丝走过来的男人们,有的脸上浮现轻浮的笑容,有的则明显咂着舌头。

  但现在已经没有人不知道爱丽丝的力量,所以他们全都默默地离开树旁边。

  和他们交换位置站到大树前的爱丽丝,迅速以右手指尖划出神圣术的图样,叫出了【史提西亚之窗】。不愧是连十个大汉都束手无策的树木,天命的数值算是相当高。

  这种优先度的话,就不能跟以前一样使用借来的斧头了。

  爱丽丝闭上双眼,接着从腰间抽出了金木樨之剑。

  这确实是一棵相当雄伟的树。虽然比不上耸立在央都圣托利亚各处的古老大树,但树龄应该也超过百年了吧。

  在心里对树说了声对不起,接着爱丽丝站稳双脚。

  然后右脚在前,左脚在后。左手将金色长剑举到腰部的高度,右手则轻轻贴在卷着黑色皮革的剑柄上。接着以左眼测量和树之间的距离。

  “喂喂,想用那么细的剑砍倒白金橡吗?”一个男人刚这么大叫,周围的人就开始跟着起哄。

  在“剑会折断啦~”

  “树没砍断天都要黑了”等等嘲笑声中,也掺杂了纳伊古鲁·巴尔波萨似乎相当担心的声音。

  “啊~爱丽丝啊,可以的话希望在一个小时左右把事情解决。”

  开始这份工作后,优吉欧和爱丽丝加起来已经砍倒了十五棵以上的树,每一次大概都要花三十分钟左右。

  之所以如此耗时,是因为两人为了不弄坏借来的斧头而必须压抑力量。

  但今天就不用担心了。

  金木樨之剑,是与蓝蔷薇之剑,夜空之剑,以及银色永恒性能相近的神器。

  “不用花那么多时间。”

  呢喃般回答完后,爱丽丝就握住剑柄。

  “……喝!”

  随着简短的喊叫声,往下踩的右脚下方,像是爆炸一样卷起一阵土尘。

  虽然很久没有挥剑,幸好还没有忘记剑技。

  从剑鞘里抽剑使出的左水平斩,化作金色闪电横越天空。

  周围的男人们似乎都看不见这一道斩击。

  即使爱丽丝已经从剑完全挥向右前方的姿势中站直身躯,他们也只是疑惑地皱着眉头。

  白金橡光滑的树皮上,只有男人们砍出的些许切痕,除此之外就没有任何痕迹——看起来似乎是这样。

  最后某个人说了“搞什么,没砍中啊~?”,接着就有好几个人发出笑声。爱丽丝瞄了声音的主人一眼,一边把剑收回剑鞘里一边说:“要朝你那边倒了。”

  “啥?你在说什……”说到这里,男人就因为惊愕而瞪大了双眼。

  因他为看到白金橡的树干慢慢倾倒。周围的人全都发出“呜哇啊啊啊”的悲鸣然后朝后方逃走。

  巨树随着强烈的地鸣声倒在三秒前男人所站的地方。

  爱丽丝一边以右手挥开漫天尘沙,一边移动到树墩前面。

  全新的切断面上清晰地浮现出年轮,而且就像被仔细擦拭过般闪闪发亮,但是角落有一个地方稍微裂开了。

  剑技生疏了。爱丽丝默默感叹着。

  下一刻,她马上就忍不住将上半身往后仰。

  因为纳伊古鲁·巴尔波萨张开双臂,发出巨大的声音跑了过来。

  反射性抬起左手上的剑后,听见剑锷发出轻脆声响的纳伊古鲁立刻紧急煞车。

  但他脸上还是带着笑容,将张开的双手在身前互握并且大叫:

  “太……太……太厉害了!竟然有如此高超的技术!侍卫长吉克根本跟你不能比!简直就是神技啊!”

  又往前靠近了一米左右的距离后,他就用同时带着感叹与欲望的表情继续说:“怎……怎……怎么样啊,爱丽丝,我给你双倍的礼金,不要一个月一次,干脆一周一次……不对,每天帮助我一次吧!”

  爱丽丝则是对高速搓着双手的纳伊古鲁轻轻摇了摇头。

  “不用了,现在收到的金额已经够我们生活了。”如果使用武装完全支配术,那别说一天砍一棵大树了,甚至可能在短短几分钟内把这片森林变成一望无际的裸地。

  但是这么做的话,他们的要求将变为荒野翻土、粉碎岩石甚至是让老天爷下雨。

  就像零曾今和她说的一样,人的欲望是无穷无尽的。

  爱丽丝冷淡地伸出手,放到对方的眼前:“请付费。”

  “嗯……嗯,对喔,对喔。”

  他把手伸进怀里,从看起来沉甸甸的皮革袋子里,抓出一枚约定好的一百席亚银币。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