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修仙!我的增益状态没有时限

正文卷 第五百一十二章 度施主脱离苦海

  虽然江黎这么做有一些无耻,搞得好像他才是无恶不作的大反派一样。

  但当卑鄙手段的对象,是一个吃人无数的积年老鬼时,任何手段都将变成正义的咏唱。

  毕竟对付邪魔歪道,用不着讲修仙道义。

  “孩子!你知道我的孩子在哪里?”

  冥山姥姥猛的向着江黎爬来,但那条并不如何结实的铁链,却是拉住了她的步伐。

  显然,是冥山姥姥主动重新收敛起了自己的力量。否则以她的力量,那两条链子根本就起不到任何作用。

  说到“孩子”,对方脸上的那块红斑立即变得鲜红欲滴。

  这代表着执念怨念的力量,已经远远超过理智。

  任何普通人轻易就能想明白,江黎手中不可能有她的孩子

  但到了她的身上,却是会轻易的犯傻。或者说,是她本人主动愿意被骗。

  为了加深对方的信任,身为判官的江黎拍了拍手。在殿外立即就响起了哇哇的哭声。

  一个阴差,抱着不知何时出现婴儿,正站在外头。

  那是圣心二老过来时,从娃娃街顺便带回来的一個娃娃。

  正好,这场戏的后头,还有把琵琶女孩子丢进往死城的戏份。

  所以那娃娃进来哇哇一哭,直接就替代了那个孩子的角色。

  这娃娃被戏台的障眼法遮盖,看上去听上去,自然都和琵琶女原来的那个孩子一模一样。

  光是听到哭声,冥山姥姥就能确定,那就是她记忆中的孩子。

  她现在,已经彻底忘了自己冥山姥姥的身份,记忆已经完全回到了,上古时期那个无助的琵琶女。

  好在今日,她遇上了一个好判官。

  “法外还有人情。”

  “琵琶女,本判体恤你爱子心切。你若能在下方受住一百零八棍!本判就让你,再见你孩子最后一面!”

  换做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不会相信这种骗小孩都骗不到的话。

  但冥山姥姥就是愿意相信。因为事实上骗她的不是江黎,而是她自己。

  “好!只要能让我见我的孩子,我愿意!”

  脸上的印记蠕动着扩散开来,本体原本仅剩下的一丁点理智,没有丝毫反抗的就被压了下去。

  冥山姥姥所化的琵琶女,老老实实的趴在刀床上,面容之中没有畏惧,只有期望。

  圣心二老所化的鬼差,又重新夺过了一对风雷水火棍。

  丝毫不客气的,继续一棍接一棍砸在冥山姥姥背上。

  连下面的刀床,都被砸的弯曲折断。

  冥山姥姥再强,在不强行动用力量的情况下,也无法轻易抵御地仙级别的力量。

  因为在当今修仙界,实际上还并没有比地仙,更高的大阶位存在。

  就算聚顶上三花,凝胸中五气,其实理论上也只是在地仙的层次上,走的更远了一些而已。

  虽然就好像云姬和普通地仙那样,战力之间可能会天差地别,但实际上还是同一个层次的存在,尚未出现本质上的变化。

  这样连续不设防的遭到殴打,就算是冥山姥姥,也是会受伤的。

  十棍,二十棍,三十棍,一百零八棍!

  琵琶女外观的障眼法,并没有任何防御能力,风雷水火之力直接落到冥山姥姥的身体上,肆无忌惮的破坏着她的阴躯。

  棍刑结束,圣心二老身上的裂纹,都已经恢复了许多。

  因为被打了一百零八棍的冥山姥姥,在地上流出来的血,化成了一团团极高品质的灵质。

  被站在边上的圣心二老吸收之后,也是恢复了不少的力量。

  虽然这种直接吸收灵质的做法非常危险,容易污染灵魂扭曲自我,但对于这两个家伙,随意一点江黎也并不心疼。

  “孩子!快给我!我的孩子!”

  圣心二老又偷偷的多打了几棍,这才停手。

  几乎已经是一滩肉泥的琵琶女,已经等不及了。

  江黎向着外面招招手,由一个鬼差抱着一个看上去还不足周岁的孩子,走了进来。

  孩子身上的衣服湿漉,口鼻之中尽是泥沙,一看就知道其是死于水中。

  到底是被浸了猪笼的水鬼,这副模样并不稀奇。

  这场戏本就是基于琵琶女的记忆所化,里边婴儿的形象,自是和她记忆中的一模一样。

  在原来的剧本中,琵琶女应该永远无法见到自己的孩子。

  但因为有了江黎的介入,另外抱了一个孩子过来替代角色。

  这才成全了对方,见到了每次演绎渴望见到,又始终无法见面的孩子。

  冥山姥姥把自己的身体从扭曲的刀床上拔出来,疯狂的冲向那个正在哇哇啼哭,时不时咳出两口淤泥的孩子。

  一把把孩子抱在怀中,动作轻柔生怕弄伤了自己的孩子。

  和之前在背阴山时,那个凶威滔天的姥姥,简直是天壤之变。

  “求判官老爷开恩,不要让我和孩子分开!”

  “求判官老爷开恩,让他和我一起轮回。琵琶女来生做牛做马也会报答老爷的!”

  她抱着孩子哭的撕心裂肺。

  如果不是看过,对方随手差点掐死一个四手人孩童,还有铺满那片坟场的人族尸骨,江黎还真要同情心泛滥了。

  不过面上,他还是做出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

  “琵琶女,你可知,这已经是我们第千次相见。”

  “每一次,我都会跟我说相同的话。”

  “你且看看,这个吧。”

  江黎见对方,被刚才的一百零八棍打成重伤,人体意识陷入沉钝,又因为那个孩子的出现,已经彻底陷入进了过去的执念。

  当即尝试着,把桌面上的长卷,丢到了对方面前。

  他还记得,曾经在背阴山上看过的小半场戏,对方似乎就是看到了这前世图卷,这才觉醒记忆最终怨恨的指天骂地。

  江黎见时机成熟,就打算以这张长卷,再加一把火。

  “这是。。我吗?”

  “这都是我?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对方脸上的红色印记,开始进一步扩散。

  应当是每一次唱戏,回忆过往,对方的执念就会加深一分。

  难怪在背阴山上,冥山姥姥不是在唱戏,就是在唱戏的路上。

  “对,你确实是做错了。”

  这个时候,按照剧本,江黎应该愤怒的呵斥对方不敬,然后把孩子丢进枉死城。

  然后琵琶女暴走,怒骂天地不公,最终掀翻判官殿。

  但江黎却没有那样做,而是顺着对方的话说了下去。

  “但错的不是现在的你,要是前世的你。”

  “上天给你惩罚,便是要让你为前世自己做过的事情赎罪。”

  “你本还有千世劫难,但本判仁慈,念你们母子情深,不愿意你们永堕落回,不得善终。”

  “现在有一个机会,或许能让你母子轮回超脱。”

  江黎摆出一副很为难的模样,勉为其难的和她说道。

  终于在这一场戏中,见到了自己孩子的冥山姥姥,已经没有任何脑子可言。

  听见但凡有那么一点希望可以拯救自己和孩子,也不去思考他的话是真是假,立刻当成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死死抓住。

  “判官老爷开恩!求判官老爷救我母子二人!”

  若无一点希望,她当然要指天骂地,但只要有一点希望,让她低声下气的求人,也是没有问题的。

  江黎好像是被对方的诚意感动,脸上露出难色。

  “你们且都先下去。”

  他先挥退左右,待到四下无人之后才说到。

  “你想要消解罪责,脱离落回之劫,也并非全无可能。或许,有一个人可以帮到你。”

  江黎顿了一下后,才继续说道。

  “地府近期来了一位高僧,佛法精深,慈悲为怀。曾度百万恶鬼,脱离十八层地狱。”

  “若是你有那个决心,有那个慧根,我或许,能替你引荐一下。”

  听到这,琵琶女的双眼中充满了了希冀。好像绝望之人,终于看到了曙光。

  “只是,这样做不符合地府的规矩,本判只怕会受到阎王惩罚。”

  江黎继续表现的非常犹豫。虽然在这场戏里根本没有阎王,但完全投入进去的冥山姥姥愿意相信啊。

  “罪妇。。罪妇。。愿将一切献与判官老爷!”

  她从身上掏啊掏,单薄的囚服里,却掏出了一座小山般的宝物。

  很可惜,在其中他并没有看到任何好像根须一样的东西。

  看来那条九幽木的断裂根须,并没有被对方带在身上。

  自从到枉死城所在的冥土幻境后,冥山姥姥也确实没再使用过九幽木根须的力量。

  那条根须很可能还在背阴山上。

  宝物已经堆满了小半个判官殿,但江黎又等了一会儿,依然没有表态。

  那堆宝物的品质确实惊人,但也仅此而已。对于如今的江黎来说,已经不是什么东西都能看得上眼的了。

  这点东西就想换圣僧出手?我佛不度穷逼。

  很快,充满觉悟和慧根的冥山姥姥也领会到了判官大人的意思,思来想去,从那堆宝物中找出了一柄匕首。

  用锋利的匕首划开胸腹,琵琶女居然开始挖起了自己的心肝。

  虽然场面有些血腥,但透过敞开的胸腹,江黎突然眼前一亮。

  在对方的胸腹之中,正镶嵌着一截,似乎是玉石材质,明显不属于正常器官的东西,就生长在对方体内,被五脏六腑包绕。

  随着遮挡视线的心肝被摘除下来,江黎得以看清玉石的全貌。

  那玉石看上去,就像是断掉的一截琵琶。

  从其中,江黎可以感受到一种隐晦,又极为惊人的气息。

  这大概,就是促成了冥山姥姥的强大机缘。同时也是那块印记的来源。

  “原来如此!那东西便是你的冤孽所在。你若是想要让你和你的孩子摆脱落回,此物定不能留。”

  “快把那东西,抽出来,由本判替你保管。”

  看着那块玉石,冥山姥姥明显有些犹豫。

  江黎则又继续说到。

  “若要请大师为你度化,便要斩去前尘过往,消去贪嗔痴恨。”

  “若是你自己都苦于执着,那谁都帮不了你!”

  江判官的口气已经十分不悦。

  明摆着就是在斥责对方不识抬举,正在犹豫还要不要继续帮他。

  听出江黎的意思,冥山姥姥生怕最后的机会就此失去。连忙伸手抓住了肚子的那截玉石。

  那截玉石扎根极深,与她的鬼体纠缠相连,似乎不可分割。

  鬼修的等级可以分为,采阴,聚魂,鬼丹,落婴,夺体,鬼王,以及冥山姥姥现在所在的真体。

  从落婴开始,鬼物其实就已经开始一步一步重新凝聚阴体。

  到了鬼王,基本都已经完全有了实体。

  这也是之前四方鬼王可以在白色鬼灯冷焰之下,支撑这么久的原因。

  而冥山姥姥的阴体,显然更加强大许多,身体里五脏六腑俱全。除了颜色有些不太对劲以外,看上去和常人无异。

  在如此粗暴的抽取下,一根根似乎直接生长在玉石上的经络,直接被大力扯断。

  每一根经络扯断都能痛冥山姥姥浑身颤抖。

  待到全部经络扯断,玉石离体,冥山姥姥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软了下来。

  不过如他所料,对方脸上的印记并没有消失。

  大部分的怨念依旧留在了冥山姥姥的体内。这样再对付这块琵琶碎片,江黎便更有了几分把握。

  他伸手抓过,那截玉石原本凶煞的气势却是突然一敛。

  这节不知道死了多少年的玉石,它似乎也有些畏惧江黎。

  看来他们果然有缘,渊源颇深。

  “好,既然你有如此决心,那本判就豁出去,为你引荐圣僧。”

  “有请囚水大师!”

  随着江黎话落,整个判官殿内的光线,似乎都亮堂了一些。

  身着白色素面袈裟的囚水,只用单腿走了进来。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江黎和冥山姥姥的诉求,其实也是一样的。

  冥山姥姥想通过抓住江黎,来威胁囚水替“她”度化脸上的红斑。

  而江黎,其实也想让囚水度化对方。

  只是目的可能稍稍有些不同。江黎想要度化对方改邪归正,带上面具把剩下的时间,投入到帮助人皇传人,护佑人族的伟大事业上,以此来救赎她过往犯下的罪孽。

  现在一拍即合,倒也正好。

  囚水走进判官殿,也不去坐那蒲团,而是一屁股落在了冥山姥姥对面的那张刀床上。

  “阿弥陀佛,贫僧囚水,特来度施主脱离苦海!”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