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星光祈愿录

正文卷 第二百四十七章 拆穿

星光祈愿录 蔚蓝孤帆 3835 2022-06-22 21:47

  “解释什么?所有的事情不就正如你看到的这样吗?”张胜元故作不解。

  李知恩双手叉腰,正气鼓鼓地等着张胜元给个说法,没想到对方直接不按套路出牌,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更让她讨厌了。

  “为什么做这些都没有征求我还有徐然的同意!”

  “呃?有这个必要吗?”

  张胜元看起来还是丝毫没有做错事情的觉悟,摊手道:“这明明是双赢的事情,李知恩的周年专辑得到了更好的宣传,徐然xi的人气也进一步提升了,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吗?不知道IUxi为什么要这么生气。”

  “IUxi很清楚,我是个商人,而且一直是把自己当作IUxi最坚实的合作伙伴的,所以打心里希望IUxi能够越来越好,这次我只是恰巧抓住了这个机会,请徐然xi在粉丝们面前唱了首你的歌曲而已。”

  张胜元在话里把自己摘得很干净,因为他很清楚,不管是李知恩还是徐然,对他一直以来用手段给徐然发酵热度这回事都毫不知情。

  虽然那些视频是孙承完拍摄上传的,但她是出于自己对徐然纯粹的喜欢,怎么也不会想到会被有心人给利用。

  至于什么“为了IU好”,“最坚实的合作伙伴”之类的话,张胜元差点连自己都骗过去了,在他心里,李知恩只是公司的摇钱树,和自己在公司内更进一步发展的助推器罢了。

  “可是徐然他...他不喜欢这种受人瞩目的感觉,不是每个人都想出名的。”

  以李知恩的直性子,她压根不会想到张胜元有这么多阴险的心思。其实原本按她和气的性格,要是这件事只牵扯她自己,她也不会这么上火,但偏偏是跟徐然相关。

  这时候听了张胜元冠冕堂皇的一番漂亮话,李知恩还真对对方口中无比美好的出发点信以为真,有些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身旁的徐然,扯了扯他的胳膊示意他表明一下态度。

  徐然侧目看了看矮了自己一头的李知恩,此刻她正昂着小脑袋,大眼睛盯着自己看,一副全凭自己做主的听话模样,似乎是在告诉自己,要是算了我也无所谓,但追究我也会无条件帮你。

  这怒那,这么在意自己的吗?

  徐然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被什么给撞击了一下,十分触动的同时却又有点羞愧,刚刚自己还想什么李知恩不够了解自己才会做出违背自己意愿的事情,现在看来明明是自己不够了解对方才对。

  捏了捏李知恩柔软的小手让对方宽心,徐然收起因为对方而变得柔和的脸色,接着转头看向张胜元,嘴角勾起一丝玩味的笑意:“原来是张部长的杰作啊,那我是不是还得感激张部长为我们着想的良苦用心呢。”

  张胜元哈哈大笑,摆了摆手大言不惭道:“不用不用,都是为了大家好嘛,是我应该做的。”

  徐然好笑地摇摇头,这位部长是平时当领导好话听多了吗,还是真把自己当傻子一样糊弄,连自己在阴阳怪气他都听不出来?

  徐然没再继续刚才的话茬,话锋一转道:“之前有一次张部长让秘书喊我去办公室,问我是不是想要出道当歌手,那次知恩怒那也在,不知道张部长还有印象吗?”

  张胜元脸上的笑容僵住。

  “我记得我当时给的是很明确的否定的答案。”徐然自顾自地继续说着,“这段时间怒那又问了我两次类似的问题,想来也是张部长让怒那这么做的吧?”

  “没错,确实是张部长拜托我问的,我一直都清楚你的想法,又怎么会自讨没趣反复问这种没意义的问题呢?”

  果不其然,听到徐然的话,李知恩立刻点了点小脑袋回答,语气斩钉截铁,这时候她恨不得把话说的越清楚越好,不想有什么莫名其妙的事情让徐然减了自己的印象分。

  徐然继续不紧不慢道:“既然如此,张部长应该很清楚我是不是喜欢所谓名气这种东西,那和张部长刚提到的,你自认为的‘双赢’似乎有点矛盾啊。”

  徐然的心思可没有李知恩那么傻白甜,虽然对张胜元在背后搞的那些小动作毫不知情,但单凭一些他看得到的事实,徐然也很容易可以看出张胜元看似大义凛然说出的那番话并不可信。

  在张胜元手下干了这么久,这位上司是个什么样的人,徐然不说完全摸清,也能知道个大概。

  非要形容的话,徐然会把张胜元描述成一个精致的商人,为了他眼中的利益,舍弃或者无视某些东西并不困难,并且一意孤行。

  所以说,会为了自己这么个小小的实习生考虑这种话,听听就好,徐然知道真相大概率恰恰相反。

  ——为了他眼中认为有价值的,也就是李知恩的回归,张胜元选择了牺牲自己的感受,或者说,从来就不认为有考虑自己的必要。

  徐然自己不是这样的人,而且很反感这样的行事作风,但他也知道,作为商人,在那个位置上这么做无可厚非。

  徐然认真想了想,觉得要是张胜元事情把话好好跟自己说清楚了,为了李知恩,自己十有八九也会同意。

  对于那些视频的热度,或者说出名这件事本身,徐然其实说不上讨厌,因为他没有什么功利心,一直以来的态度也都是无所谓而已,所以对不在意的事情也就压根不存在什么情感上的倾向了,不管是向往还是抵触。

  徐然只是怕麻烦而已,这段日子已经偶尔有在校园和酒吧里被认出的经历,徐然相信今天之后这种情况还会加剧。

  但不管怎么样,尽管徐然并不认为自己有多大的能量,要是能尽他所能给平日里关爱自己的李知恩帮上一点忙,自己受一些困扰也并不是不能接受。

  这是为了李知恩,徐然中学时期的白月光。

  虽然现在来看结果是一样的,但事先是否征求了同意,性质完全不同。

  而且这么做是一回事,这么做了还又当又立,就是另一回事了。

  听到徐然的话,李知恩眨了眨眼,旋即也是明白过来,这次不是为自己背黑锅,而是真的替徐然感到恼怒了。

  这分明是完全没考虑徐然的感受,而且更重要的是,到现在竟然还一直在说谎!

  1秒记住笔趣窝: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