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大明流匪

正文卷 第两千零九十三章

大明流匪 脚踝骨折 4352 2022-06-22 18:12

  ,!

  虎字旗大军进入河南已经有一段时间。

  对于叛军,官府中人多少都有一些了解,清楚河南境内的叛军善用火器,虽然官军也有火器营善使火器,可远远比不上叛军军中的火器数量。

  而官军很少能见到使用火铳的骑兵,所以城外的骑兵是官军还是叛军很容易区分出来。

  白役仰起头小心翼翼的往城外看了一眼,又急忙低下头,嘴里慌张的说道:“是,是,是叛军。”

  “这些叛军来的真他娘的快。”衙役黄有贵用手使劲搓了一把脸。

  躲在旁边的一名白役结结巴巴的说道:“头,咱,咱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能怎么办!躲着呗!等叛军走了,咱们再想办法回去,实在不行直接出城,反正有这些钱在,一时半会儿也饿不死。”黄有贵伸手在箩筐里抓了一把铜钱,再任由铜钱从手心里落回箩筐里。

  “嘿嘿,都听头您的。”边上的白役两眼放光的看着箩筐里的一个个铜钱,伸出舌尖抿舔了舔自己的下嘴唇。

  能分到钱,去哪里对他来说都无所谓。

  “别说话了,叛军进城了。”黄有贵把身子往城头的墙边使劲靠了靠,尽可能让自己不那么显眼。

  城门前,能跑的百姓都跑了,只剩下几辆空无一人的马车停靠在这里。

  城外的龙骑兵中间走过来几人,牵着拉车的牲口把马车挪到了一旁的路边,留出一条进城的路。

  踏!踏!踏!

  马蹄声传到城头上,黄有贵和几名白役缩挤在了一起。

  “留下一个小队守住城门,其他人随我进城。”

  进城的龙骑兵很快分成了两支,一支几十人的队伍留在了城门这里,剩下的大队骑兵沿着城中的道路进了城内。

  “头,怎么办?叛军居然不走了。”一旁有白役低声说道。

  黄有贵同样脸色难看。

  叛军守住了城门,他和躲在城头上的几个白役不敢下城墙,不然一定会被守城门的叛军发现。

  “要不然咱们顺城墙跳下去吧!”有白役提议道。

  中牟县的城墙不算特别高,运气好的话,从上面跳下来也摔不死人。

  “人能跳下去,这些钱怎么办?再等等,说不定叛军待不了一会儿就会离开。”黄有贵用手拍了拍怀中的箩筐。

  好不容易赚到的出城费,他舍不得就这么丢下。

  而且没有留钱在身边,就算顺利逃出了中牟县,他们也只能是上山落草,要么跟着叛军一起造反。

  “叛军要是一直就留在中牟县不走了怎么办?”有白役担心的问。

  保住了箩筐里的铜钱,大部分也会落入黄有贵的手中,每个白役分不到多少,所以有白役不愿意为了这么点好处,继续冒险留在城墙上。

  “你想走?”黄有贵斜睨着看着对方。

  那白役迟疑了一下,选择点了点头。

  黄有贵看着他说道:“想走就走,老子不拦着你,但你要想好了,你要是现在就走,箩筐里的东西可就没有你的份了。”

  “凭什么没有我的!这里面也有我一份。”那白役语调变高,语气激动了起来。

  完全没想到自己辛苦了这么半天,对方居然连一个铜钱都不打算给他,完全是一毛不拔,真把他当成傻小子使唤了。

  “凭什么分给你一份,这是老子凭本事弄到的。”黄有贵冷着脸盯着对方。

  一个上不得台面的白役,他不怕对方能翻天。

  只要他愿意,随时能够开革这些白役,重新换上一批人。

  那白役脸色难看的说道:“你别后悔!”

  “老子从来没后悔过,要走赶紧滚,箩筐里的东西一根毛都没你的,呸!”黄有贵由不解气的啐了面前的白役一口。

  搁以往,这些白役他想打就打,想骂就骂。

  想继续给衙门做事,这些白役就只能忍着,除非有后台,家里有长辈是衙门里正经当差的人。

  面前的白役用袖口擦掉脸上的唾沫,脸色铁青的道:“好,好,我记住了,你等着吧!”

  说完,他头也不回的往城墙的马道走去。

  黄有贵见到对方的动作,脸色一变,急忙对身边其他白役喊道:“快,拦住他,别让他下城墙。”

  剩下的白役猜到了同伴是要做什么去,哪敢把人放下去,急急忙忙的追了过去,七手八脚的把人拦住,同时强行往回拖拽。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被控制住的白役用力挣扎,嘴里大声叫喊。

  黄有贵神情紧张的道:“快把他嘴堵上,不要叫他说话。”

  有白役从衣服上撕下来一块破布,随便撺成一个布球塞进嘴里。

  城墙上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只要守在城门这里的人耳朵不聋,都能听见。

  除了留下几个人继续看守城门外,其他的龙骑兵拿着火铳顺着马道快步登上了城墙。

  “不许动,全都抱头蹲下。”

  最先登上城墙的几名龙骑兵端起手中的火铳,指向躲在城墙上的黄有贵等人。

  几个白役见到龙骑兵和他们手里的火铳,立刻松开被他们抓住的那名白役,老老实实的抱头蹲在了下来。

  解困出来的白役从嘴里揪出布团,一边往龙骑兵那边走,嘴里急切的说道:“他是衙门里的衙役黄有贵,东城门的守将就是他。”

  “站住别动。”其中一名龙骑兵用手里的火铳示意此人不要动。

  “小的不动,小的不动。”那白役急忙停了下来,学着其他白役蹲下了身子。

  黄有贵这会儿想跑,可他不敢。

  眼前的火铳有七八支,后面还有更多手持火铳的人上了城墙。

  这么近的距离,他不敢去赌火铳会不会打偏。

  “想不到城墙上还藏了人。”留守城门的龙骑兵小队长提着火铳走到黄有贵的跟前。

  衙门里当差的人都有专门的公差服。

  黄有贵一身衙门里差役的打扮,想要让人不认识都难。

  “各位好汉,这些都给你们,都给你们,求求你们不要杀小的,不要杀小的。”黄有贵身子颤抖着求饶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